拒馬擋住公園路 

馬政府執政半年,一連串的施政和行為,讓人彷彿時空倒退,

在藍綠對決的戲碼裡,我忍不住想,我們是不是都有資格說自己愛台灣?

非藍即綠的劃分裡,互相指責著對方『假愛台』,
從2000年陳水扁選上總統前我就說過,不管支持誰,大家都有自己對愛台灣的一套解讀,
我相信,『台灣』在大多數生長於台灣的『台灣人』裡,她都是自己的家鄉,自己的國家。

2004年的『兩顆子彈』把台灣推進前所未見的混亂,非藍即綠的劃分中,你呀!我呀!他呀!區分得非常清楚,

很多人不承認,陳水扁是台灣的總統,很多人說陳水扁是靠一場『騙局』當選,
這樣的混亂,持續了四年,有將近八個月的時間,總統府前充滿了紅衫軍,
前期滿是身著紅衣的人群,後期常有零星的紅衣人,在凱道上揮動國旗,

當時的台北市長馬英九,以『國民黨黨主席』的名義,慰勞紅衫軍,說這個可以行動「就地合法」,
紅衣人包圍總統府,台北市陷入陳水扁執政以來第三波的混亂,社會資源的浪費每日以千萬計算,
加上施明德當初募的款,所費上億,其他的也不需要精算,總而言之以億計算。

但從李登輝執政加上陳水扁的八年,台灣達到前所未有的民主,
也許因為民主進步的太容易也太快,大部分的人遺忘了十幾甚至二十年前的台灣,

2008年馬英九成為台灣第三個民選總統,短短半年馬英九把台灣的民主倒帶,
就像過去的君王時期,
人民的聲音無法傳達『天廳』,
他把自己當成,他所崇拜的蔣經國、蔣介石,那些威權時代的權威者,
二十年,我根本沒有資格提起,因為我所經歷的並不夠,
但二十年,中間又有多少未曾感受和經歷過的人?他們不懂民主和自由得來的多麼不容易。

這些未曾經歷過的人,他們沒有可能理解,在民主自由和戒嚴時期的差異,
使至於當野草莓群聚於自由廣場時,我所感受到的震撼。

可是,我們還是沒有資格說我們懂得什麼是愛台灣,
因為大部分的人欠缺著包容,包括我自己!
我重來不願意被歸類於『泛綠』這個族群,但台獨份子卻沒有辦法和『泛綠』切割,
甚至即使從頭到尾,都不曾支持過陳水扁,也依然無法與陳水扁切割。

當有人說「綠狗看的報紙不能信」
我會想問,什麼樣的人被歸類為綠狗?那為什麼你看的報紙就能看了?

黑金的國民黨和貪污七億的陳水扁,以及挪用特支費千萬的馬英九有什麼差別?
包圍國民黨部數日的連宋及其支持者、包圍總統府數月的紅衫軍和包圍陳雲林兩天的圍城群眾有什麼不一樣?
保護人民的警政機關首長和國家總統,看著錄影畫面,睜著眼睛說瞎話;和陳水扁強詞奪理,哪裡不一樣?

馬政府彷彿台灣沒有司法制度的未審先判
我會想問,為什麼同樣的行為,馬英九之流是對的,而換成反對陣營這一切都變成錯的?

國家司法機制未聲押即羈押,卻宣稱因為擔心有串供之虞?
民主國家的司法制度不應該因為政黨不同而改變其中立性不是嗎?
審查不公開的檢察官,不斷對媒體放話?
法務部長本身就曾經沒有證據就先入為主的定罪於人?

這些都不應該因為黨政色彩而有所差異不是嗎?

不能因為支持台獨,就認定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不被台獨份子認同,
至今為止,這面國旗依舊代表台灣,或者要說他目前是象徵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名稱的中華民國,
反對台獨份子的人,狹隘的嘲弄拿著這面國旗的台獨份子,又是為了什麼?
走出台灣,這面旗子代表著自己來自的國家與土地,又為何必須受到嘲笑?

台灣,是我生長的土地,我期待的國家名稱,擁有『台灣』這個名字,是台獨份子的終極目標,
卻不代表現在一定要捨棄『中華民國』,這個可以在國際間通行的名字。
在中國大陸面前,這面旗子和這個名稱所代表的最大意義是『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兩個各自獨立的主權,彼此間是同等的對等關係。

就算我因為厭惡馬英九,始終不願意說他是總統,但在陳雲林來台灣其間,
我卻那麼的希望馬英九了解自己是一國元首,對方來使應該以對待他國元首的態度尊重他

又那麼希望他可以明白台灣人民期待他是以元首之姿對待他國訪客。

---------------------------------------------

看完友人的部落格,有感而發!

其實我們都沒有學會尊重和自己立場不同的人,
無論如何我堅信,不管政治立場如何,大家都用自己的方式愛著台灣,
只是表達的方式和態度不同,
卻不該有那麼多的不公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ecivilize 的頭像
decivilize

七赤五扒

deciviliz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