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什麼音樂都聽,獨獨不聽黑死音樂,對黑死音樂我沒有偏見,

就像尊重所有的宗教一樣,相信音樂本身,有他存在的意義與價值,

無法接受黑死音樂,僅僅是我的感官無法容忍這一類音樂的嘶吼、音階,

以及他表現出來的藝術,我並不懂,也永遠不想懂。黑死與我不合。

 

閃靈在台灣存在很久,在某些程度上,我挺佩服這個樂團,

黑死音樂在國際上也不算大眾,小小台灣的閃靈在黑死樂團界卻頗負盛名,

數次受邀出國演出,而這類型的演出絕對不是以往認知裡自費出國參加表演,多是由他國出錢邀請前往,

要不是因為主唱Freddy政治立場鮮明備受爭議,嚴格說來他們也屬於台灣之光。

 

雖然我不懂音樂這一面,但我記得阿作曾經說過關於搖滾,

他說在國外,搖滾也可以是一種生活態度,他們把搖滾在生活裡面融入,

狂放不羈,沒有界限,甚至可以吃生肉,所以很多人會以為愈重金屬的搖滾,愈和世界脫離,

學長說講的白一點就是,有的人把“搖滾“掛嘴邊,用來當作自己脫序行為的藉口。

 

不管哪一種說法,我想說的是~蔣銅像斷頭又怎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ecivilize 的頭像
decivilize

七赤五扒

deciviliz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