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我對文林苑的關心和轉發留言幾乎已經是自我洗板,

如果可以~拆除那天我好希望自己在現場,但是我必須跟便當和責任感妥協,

如果可以~我現在應該在郝好拆家門口,但我好睏又好累,我得跟自己的體力和健康妥協,

現在半夢半醒的寫著這篇文章,是我用僅存的意志力寫下目前還能表達的。(大多數是FB複製貼上)

看著一篇又一篇的文章,一段又一段的留言,心情五味雜陳,

為什麼會持續關心這個議題,不是因為我住在台北,這是住在台灣的人都應該認真參與和思考的問題,

"生活很平凡,很平淡。"是大部分市井小民的心情,

所以外面那些抗議和爭吵都不關我的事,我只要把自己的事情顧好,那些都是一些腦袋不清楚、日子過得太閒或利益分配不均的事。不到那個"有一天~"不會認真思考過去外面的那個世界在做什麼,於是~就產生文林苑事件....

這次的文林苑,為什麼從一開始的沒有人關心,媒體和政客們都不願意介入,演變至今成為一個巨大的公共議題,

郝好拆先生從蠻橫強硬,到不得不出來假哭一下;

都發處林先生為什麼從在現場拿著大聲公嚷嚷著王家人要兩億,到不得不在媒體前表演三秒鐘落淚;

士林警局為什麼從放任員警對學生及王家人粗暴,到不得不小小的記幾支申誡,以顯示處理來平眾怒。

因為這次事件,是老師、學生、民眾主動聲援,自動串連,

因為沒有任何政黨有勇氣在這個議題上站出來,所以廣大的網民們在網路上自行串連、自動發起各式各樣的活動,

不管是轉載文章,留言評語,甚至第一時間的現場實況轉播及照片,

一再的讓電腦前的每個人開始反思這個問題,原先這個在媒體上不斷被擴大強調的釘子戶,

原來土地是自有產權的,

原來都更法對於人民財產竟然是這樣規範的,

原來建商和市府之間的利害關係,那麼唯妙又明確。

於是乎民眾開始重新認識整個莫名其妙的流程,重新思考憲法給予我們的保障和權益,

很多人狹隘的批判這是一種民粹,我卻要提醒大家,這個所謂的民粹,是讓台灣之所以走到今天這樣自由的根基,用多少人的血淚自由和生命換來的,是好或壞都是一體兩面的。

然而一個真正的自由民主卻必需要靠民粹凸顯政府的無理和野蠻,表示了什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ecivilize 的頭像
decivilize

七赤五扒

strang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