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3780  

張懸:「通常控制我們的,其實是財團跟超級企業,每一個人都是在某一個機制下面被運作,被要求服務與工作。但是,我們今天需要不是一個站出來然後就去死的英雄,我們要停止覺得某個人好勇敢,而是你要相信多數人,多數人如果有同樣的意見而且敢於發聲,你們就不是一個人。」

我認真的以為,這是一場台灣勞工的夢!!!

如果台灣勞工的力量僅僅如此,那900萬的勞工階層在台灣也僅僅是遭受賤踏和卑微的服從和認份,

我深信,有50%薪水還過得去,日子過得也算優渥的勞工,不認為自己需要跟著這些人走上街頭,30%的人會說,我在精神上支持你們,

再扣除10%的老闆們,這場活動連最微弱的10%都沒有,

請問政府為什麼要管勞工們的死活? 我們的聲音太微弱,非常非常微弱!!!!!

3000多人的遊行,部屬了1000多名警力,一個警察只需要對付三個遊行者,很難嗎? 因為不難,所以無懼;因為無懼,所以不需在意。


這場遊行,是事隔多年之後,我極少數從頭參與的活動,

我很高興見到在場的許多大學生,他們才是帶動台灣未來的新力量,從過去到現在,學生的能力、勢力和努力,才是牽動台灣走向不同方向的絕對元素,

只是近期的兩場勞工遊行,不禁讓我想問主辦單位,你們的組織動員能力呢? 你們的宣傳號召力了呢? 你們對社會運動形成和推動的計畫呢?

3000多人需要靠五路人馬,數十個組織才能動員而來,其中有一千多人來自桃園工會,

你們怎麼了? 多年來的社會運動,哪一次不是靠團結和人數引起關注,過去十幾年來最成功的一場活動,叫做228牽手愛台灣,向中共飛彈說不!!!

這場快閃活動當年幾乎跨越了黨派,喚醒了台灣人對台灣的意識,用最簡單的行動表達了"愛台灣"和"反飛彈",全台灣串連起來,手牽著手對自己,也向國際吶喊,

但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台灣把藍綠當成唯一的二分法選項,忽略的對"自己"自我意識的表達,

大家都在等,等別人,等哪個黨,等那個有號召力的人登高一呼,

可惜,經過了那麼多年,卻一直都沒有這樣的人出現,

幾年前的茉莉花運動,一小群大學生頂著寒風在自由廣場前露宿抗議好多日子,

工作途中路過,哇! 人好少,力量好薄弱,難怪沒有人要理會他們,能夠博得媒體版面,到底是因為主導人是大魔王Freddy,還是因為看這群年輕人在自由廣場前好可憐?

網路逐漸發達,卻發現網路的力量愈來愈零散而薄弱,

媒體們在新聞版面寫著,..............Facebook上多少按讚的斗大標題,但誰會因為你按了讚而受到壓力或威脅??

經濟學人公開評論馬英九是Bumbler,他只是覺得丟臉,要求抗議,對於自己的無能和錯誤政策,也不過就是再次解釋,找人澄清,

要說他從再次當選至今的具體作為呢? 誰來告訴我,他到底在Facebook被罵過多少次,被羞辱過多少次,被責難過多少次?

問題是,他在乎過嗎? 我們的執政單位對他們的政策和行為,真的有感覺嗎????

 

沒有! 對! 就是沒有!!! 如果連那樣都沒有感覺,為什麼各位勞工們會認為,區區3000人的遊行,會讓人有感覺?

有人說,我不想沾染這種和政治相關的活動;有人說,我絕對不碰這種東西,會吵架;

有人說,我每天工作賺錢都來不及,哪有空去管你們這些事;有人說,我沒有能力去改變什麼,所以認份一點;

有人說,這些事情根本不是我們抗議就有用的,花這個時間和精神還不如在家看電視。

也許,每個人說的都對,但也都不對!!! 一場活動,就花你一個周末,台灣的每一個改變,都是因為有人願意花上幾個周末走出來,才造就的。

 

如果不想沾染與政治相關的活動,那就算你讓共產黨管理也沒有太大的差別,不是嗎?

如果為了理念這種事情吵架而交惡,很顯然的你們並不足以是朋友!!

就是因為你們一直不在乎、不在意,當偉大的政府讓你的薪水從28K變成22K時,你才只能無能為力的喝西北風。

如果你們認定自己沒有能力改變這個社會和現狀,那現在在台灣享受著各種自由和言論你們,都該去跪在那些過去曾經為了台灣民主而奮鬥、努力,甚至犧牲的人面前懺悔,告訴他們你們有多可恥多可悲,理所當然得享受著他們創造出來的現狀,而不以為意的認定這些理所當然。


也許。風和日麗的好天氣,適合帶著全家出遊,參加各式各樣的戶外活動,

隔壁的牯嶺街有著倒店的書局拍賣和創意市集,後頭的自由廣場上也有不同的活動,3000多人在勞保局前吶喊著,很大的衝突,感覺很荒謬。

勞工沒有人支持,連自己都無法支持自己,有900萬人的子女、兄弟、姐妹、親人,彼此都是勞工,或者未來也會是勞工,

可是勞工們薄弱的訴求和聲音,卻一再的被掩蓋,

然後一次又一次的被忽略、被遺忘,有一天也許被忽略和遺忘的,就會是你們自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ecivilize 的頭像
decivilize

七赤五扒

deciviliz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