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罵教長 清大公開道歉 看到這個標題的時候,我想到前幾天小燕有約

張鳳書說,她當學生的時候把老師分類,有一類稱專業技術傳授者,另一種帶有教育孩子的情操的,才叫做老師。

news_5__800992381  


然後我看到聯合報用一整個頭版擴大了,學生沒禮貌這件事,

最後終於在看到這張照片的時候搞清楚,

65080_452992964759914_1380127418_n  

我終於理解了到底一直被強調沒禮貌的是哪一件事,哪一個點.....同學,你不該如此肆無忌憚的坐在議事桌上,無倫如何,這都是一個非常正式的場合!! 僅此,我認為他確實不禮貌。 

但,當我看到這15分鐘完整版的畫面時,我忍不住想說,

你們這些沒有為了任何理想、信念而努力過的人,沒有參加過社會運動的人,沒有為了一個共同的主張和對改變社會有企圖的人,

根本沒有資格指責他們沒禮貌!!! 

真正沒有禮貌的是~你們這些坐享其成的人、這些享受著一切成果的人、那些傲慢無禮的立委諸公和官僚們,

只有這些人才了解了每一個抗議活動完整個過程之後,在這些學生站在議事殿堂參與備詢,終於可以把之前坐在街頭時想表達的意見傳達"天聽"時,

還大言不慚、自以為是的無理的說這些學生是被操弄的工具,我一直想著張大春說出那句話是在煽動革命,還是真正的在批判學生?

張大春,你離開你的社會和你的過去太久了嗎? 

才沒有超過2-30年的想當年不是就是有一群瘋狂的想走出黨國一家的學生,冒著生命危險,比這些學生更沒禮貌更爆力的站在街頭,高聲吶喊著自由民主嗎?

現在馬政府對任何訴求的抗議活動不理不睬,不合理的集會遊行法,給政府更大的保護傘,比過去更糟糕的忽視和傲慢,正清楚的存在於台灣政府領導階層,

抗議的人們在抗議現場完全無法受到重視,沒有人願意移動他尊貴的身軀漸漸這些滿腹委屈的抗議群眾,不管是勞工或者學生,連派個像樣的角色出面周旋都不願意,

沒有任何支援、沒有任何關心,唯一的方式就是去求爺爺拜奶奶,看看有沒有任何有一點良心的立委願意讓他們有機會把聲音 "清楚的" 傳達 "天聽",

終於,有個好心人願意帶他們走入議事殿堂,才能 "得到" 這樣療已慰藉的一丁點說法,但可怕的媒體巨獸立刻伸出了他的利爪,告訴你們他有多強悍、多可怕, 

那些大聲叫囂沒禮貌、沒教養、XX下台、XX紅衛兵、學生是立委打手的人,現在這樣蠻橫無理的享受這些的同時,

你們搞清楚今天的自由民主,也是你們當年有一群沒教養、沒禮貌、不守法紀的人所爭取來的~不是嗎?


 

清大和那些大肆批叛陳同學的傢伙,到底為什麼批判他? 沒禮貌的原因是教長年紀比較大,所以不可以被稱偽善?

還是教長年紀比較大,所以學生在教育部、行政院等進行抗議活動時,請他(們)出來都老到走不出來? 不是不關心?

或者教育部長百分之百沒說謊,抗議活動結束才"關心",並不是假關心,實清算,是真的顯示教育部或官僚的反應都超慢,從第一場針對"學費"高漲的抗議活動一直到最近的反媒體壟斷,從想到要關心學生的公文發出,直到各處室需要蓋章的人處理好,一直跑到發到各校,需要經過那麼久的時間,無法承受偽善這樣的稱法?

 

那報導出這則新聞的"聯合報" 請問如果今天質詢教育部長的不是學生,而是一般出社會的成年人呢?

當這些學生和那些勞工們努力表達著他們的期望,政府對待勞工及學生的不公平時,官呢?


在此,我想鄭重表達,

我看不起你們,這些偽善的享受著別人努力爭取來的各種利益,那些驕傲自大的享受著全民納稅,卻將勞工貶低成次等人類的既得利益者,

某群受過高等教育甚至經歷過台灣最黑暗最動盪的時代又不能明辨是非的偽裝者,還有那些什麼都不管覺得現在這樣就好,卻又很怕被中國人統治的傢伙,


對,偽裝者你們都是!! 

你們甚至根本沒有資格被稱為人,因為你們只安於現況卻連自己手上的東西都抓不牢,一心一意想靠別人幫你們取得,然後坐享其成;

對自己不希望,不想要的事情卻只願看別人上火線,自己卻毫不努力的人;自己緊緊抓在手上的那些東西都是別人拼死拼活替你弄來,卻自以為如此就了不起的敗類;


執政者眼中,只有該死的傲慢而沒有絕大多數的人民,只有財團、有錢人和中國,沒有底下生活的老百姓,

你讓這些學生們不靠這種方法,該如何表達?

如果那些所謂的大人、教長需要 "學生" 的尊重和禮貌,至少該有教育孩子的情操,不斷說謊、詭辯、敷衍,連專業技術傳授者都稱不上,到底還需要有什麼禮教對待?

當學生成年,有獨立思考能力,也有了自己的理想和主張參與公眾利益之事,就不應該受到 "學生"身分和年齡的枷鎖,

 

最後,我想說的是,

當你/妳希望別人尊重的時候,要先知道該怎麼尊重別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ecivilize 的頭像
decivilize

七赤五扒

strang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