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是自由時報的報導,從報導媒體而言,似乎這應該是『偏綠』媒體,
但我認為只要願意中肯的去判斷當初紅衫軍和這次圍城民眾的問題,我相信馬英九的確不是個夠格的領袖,

在不公平的平衡點上,憑什麼用相同的觀點去判斷是非?

如果說對陳雲林進行如此『嚴密』的保護,是因為之前有共匪『被揍』導致,
那麼在『台灣』我們的地盤上,對『台灣人民』進行無理的動作,

這個政府憑什麼繼續執政?

台灣有兩千兩三百萬人,投票的一千兩百多萬人裡還有五百多萬人不認同馬英九,
這個總統為什麼可以忽視這五百多萬選民?

當年紅衫軍包圍『總統府』抗議陳水扁貪腐的行為如果是對的,
那麼
『圍城』抗議的是馬英九對台灣的背棄,不認同中華民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甚至為了他們台灣必須撤除自己國旗,如此喪權辱國的行為又有何錯?
他們最大的錯,是被一群沒肩膀沒擔當的政黨操弄;受另一群沒LP,沒國格和統一標準的政黨欺凌。

當初,我不支持紅衫軍,現在我也不會認同圍城,只是一個有腦懂得思考的人,就會用同樣的標準和態度去看待類似的事件,

警察被打就可憐,但怎麼不說這些人頭戴安全帽、左手拿警棍、右手拿盾牌、身穿防彈衣;
手無寸鐵,更無任何工具的百姓被打,活該倒楣,誰叫他要在不對的時間點出現在那個地方?

我想台灣~或者一定要說是中華民國也可以,這樣的一個民主國家,竟然從行政司法機關開始,已經以不公平的態度對待不同立場的老百姓,
台灣的未來會不會走回頭路?可以深思。

 

2006年倒扁紅潮 馬:不需鎮壓或勸離

記者黃敦硯、劉慶侯、林俊宏/專題報導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 

紅衫軍倒扁行動,與民進黨向陳雲林嗆聲的「圍城行動」,均為台灣近年來頗受矚目的大型集會遊行活動。只不過,台北市警局對待處在天平兩端藍綠民眾的作法,截然不同。

 

有別於此次圓山驅散過程中,衝出拒馬外的鎮暴部隊見人就以警棍用力猛打,當年的馬英九表示:「希望在不引起衝突和傷害的原則下,只要現場逾五千名民眾是平和的,不需用到鎮暴或勸離的手段,一步一步的來作處理。」 

馬英九甚至還柔情處處,在二○○六年九月十四日一早,他現身凱道倒扁現場送早餐,媒體質疑他身為市長,卻送餐給聚眾人士,角色似乎混淆錯亂,他的說法是,以黨主席身分到場分送,只是單純對群眾表達關懷。

 

就地合法紅衫軍集會 

再三刁難綠圍城申請

 

先說二○○六年九月的紅衫軍倒扁行動,當年九月九日行動登場,數萬紅潮在凱達格蘭大道靜坐,當時的台北市長馬英九,要求時任台北市警局長王卓鈞,核准廿四小時集會遊行,讓這項活動不致違法,之後又開放台北車站前廣場長期供倒扁總部使用。 

反觀,這一次一一○六民進黨要舉辦「圍城行動」,當年的台北市長如今已貴為總統,而昔日的台北市警局長王卓鈞也升為警政署長,但民進黨光是申請舉辦活動就遭到再三刁難,還得要民進黨再三保證活動會和平進行,才獲得核准。

 

放行紅衫軍一路脫序 

施暴綠圍城流血收場

 

台北市政府與台北市警局,對待藍綠雙方申請舉辦活動,出現差異。 

其次,紅衫軍於二○○六年十月十日當天發動「天下圍攻」,但並未合法申請,且國慶日當天,多位前往總統府參加國慶大典的民進黨立委,遭紅衫軍挑釁甚至肢體衝突,國慶大典結束後,部分政府官員與外賓的座車,竟遭到拍打驚擾,這樣的脫序行為,警方並未強力執法,僅適度在一旁排解,沒有特別的逮人行動。

當天下午,原在台北車站靜坐的紅衫軍突然改變路線,朝台北東區SOGO商圈遊行,台北交通形同癱瘓。從上午到深夜,警方均未採取強勢作為驅散非法群眾,北市如同陷入無政府狀態,警方除蒐證外無能為力,一路放寬核准紅衫軍活動的台北市長馬英九束手無策。 

晚間,仍有約數千人霸佔台北車站前忠孝西路,馬英九與施明德總部人員在市警局協商後,施總部決定讓出四個車道。由於第二天就是中秋節長假後首個上班日,若不驅離將嚴重影響交通,當時警政署長侯友宜向王卓鈞下達最後通牒,表示「一個車道都不能讓」,忠孝西路八個車道都要淨空,揚言必要時由中央接管處理,令王卓鈞夾在馬英九與警政署中間相當為難,最後才於翌日清晨,由刑警先行、鎮暴部隊在後,緩緩推進向前,在部隊逼進館前路口時,刑警進入紅衫軍人群,配合著女警以擴音器柔和的勸導聲,以柔性方式驅離清空。

 

但警方對民進黨「圍城行動」,下手卻毫不手軟,縱使有多人朝警方投擲石塊、汽笛,造成多名警察受傷,可是當警察衝出逮人時,手上的警棍與盾牌也沒閒著,不停朝民眾甚至採訪記者身上招呼過去,令許多民眾頓時頭破血流,一張張令人怵目驚心的血腥照片,佔據各大新聞版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ecivilize 的頭像
decivilize

七赤五扒

deciviliz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