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ller_elite  

我很喜歡切格瓦拉,不是因為我叛逆或其他,只是因為他把他對公平正義的浪漫理想主義,轉化為行動追求,

他投身於夢,有夢追夢築夢,最後死於夢,這是天秤座完美主義,這是屬於我懂得的浪漫。

無藥可救的理想主義者,縱然他追隨著的古巴強人卡斯楚,在我所理解的世界裡並不是個好東西,可是~誰可以解釋出一個完美的答案,關於公平正義和私自掠奪?

總覺得身為古巴第二人的格瓦拉,當年的死是上天對他的憐憫,他勇敢克服身體上的疾病,從富裕家庭的醫學院學生轉而成為軍事強人,

朝著他的夢想國努力,勇於追求,也試圖創造他的柏拉圖式的理想國,然而上蒼早就知道,如果一直這樣戰無不克的走下去,總有一天會走入同一個胡同裡,

他會失望、會幻滅、會痛苦,也可能會更不堪,於是讓他英年早逝,創造出充滿偉大夢想和完美人格傳說,成為某種信仰和精神領袖,接受大家崇拜著、歌頌著、讚揚著、追隨著!

不斷的膜拜著摩托車日記的情節,不斷的有一個又一個的崇拜者因他而起,然後創造自己的神話,成為別人的信仰。為什麼會想到這些,因為今天剛好是格瓦拉的生日,剛好看了這部電影,


 

電影開頭介紹裡便說明了,這是由真實故事改編,91年出版的Feather Man,中文翻譯為羽毛人。

關於書的細節和電影情節,我不太懂軍事,也沒有特別喜歡研究那些,而且在羽毛人與當年反恐經典Killer Elite (特種菁英) SEAL vs. SAS的秘密戰爭? 裡寫得非常詳盡,

我恐怕不會寫得比他們更好,也就不贅述了,我想說說的是對這部電影的感受,

前述的兩篇文章裡對這部小說和電影有一小段敘述次這樣的,

這本小說當時引起了相當大的爭議,它是根據SAS (Special Air Service)真實事件撰寫。電影以八九零年代中油危機時期,歐美各國為了競爭石油入侵中東國家瓜分利益,80年代之間的國際情勢對時下年輕人也是完全陌生,70,80年代恐怖活動盛行,倫敦使館事件,德國在摩加迪修Mogadishu的反劫機、荷蘭的反火車劫持都有SAS在現場,這3大事件均是當年反恐經典。它的成名作是80年代倫敦伊朗使館劫持事件,現在各國反恐部隊訓練室內攻堅的殺人房以及必備品震撼彈都是SAS首創。多年來,SAS一直站在戰爭的最前線,從對抗愛爾蘭共和軍、到波斯灣戰爭等。

在我的時代裡,明確的感受過美帝主義掠奪者最明顯的一場戰爭,就是波斯灣戰爭,
在這之前,從沒想過除了歷史課本和記錄片以外,我會真的有機會在不同的時空下參與一場真實的戰役,
血腥、殘忍、貪婪、自私,爾後才開始注意到處於印歐半島邊界那塊半島上的那些阿拉伯國家,
因為石油而富裕,因為石油而戰爭,因為石油他們的生命財產顯得飄渺,

所謂的恐怖活動,到底是以什麼樣的基礎和架構建立的?

因為個人?因為國家?因為公眾利益?因為貪婪?
如果賓拉登之所以成為全世界公民厭惡的公敵,是因為他發動了911事件,造成世界各國匯集在紐約雙子星大樓周遭的無辜者死亡,
那在那些阿拉伯國家的戰爭裡,那些被美國或聯合國軍對被殺害的無辜者又算什麼?

卡利班明目張膽的讓世界恐懼,讓全球恐慌,人人聞之色變,他們大剌剌的宣示自己的殘忍和暴力,
無所畏懼的嘲弄著歐美各國的軍事專家,政府領袖的心理,
但歐美呢?他們總是以和平使者之姿,介入他國戰爭裡,卻往往在戰爭之後獲得更多的資源交換,
私底下,他們到底做了些什麼?

我們被輸以中東國家、共產國家從事的活動都很殘酷、不人道、暴力血腥又心狠手辣的觀念,
那些戰地記者、聯合國人員、醫療組織,或被綁架,或
殺害,可是我們從來不知道,他們的人在"我方"陣營裡的情況?

更勝者,民主國家以為的公平正義,卻往往建立在懂得鑽漏洞和有能力的人身上,
那些大魔王般的血腥惡魔,卻依舊自由的遊走在人世間,毫髮無傷。

這個世界上,所謂的公平正義到底是誰定義的? 我們眼前所說的公平與正義,是對既得利益者的我們而言如此,還是對"犯罪者"也是如此?

這個世界的黑與白,是誰認定的?

當黑不在是真正的黑,白也不在是真正的白,還有什麼是可以被相信的,需要被理解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ecivilize 的頭像
decivilize

七赤五扒

deciviliz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