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有趣的部分是,由劉兆玄派出的台灣官員和醫學專家8人組成的「毒奶粉調查團」,
去大陸最主要的目的是查事情的真相,要到源頭追尋蛛絲馬跡。

大概是我天資弩頓,不夠聰穎,中國大陸出產的奶粉,蓄意添加三聚氰胺意圖使奶粉有『高蛋白』的假象,造成毒奶粉使得許多嬰兒腎結石,更甚者導致死亡,這件事情還需要到源頭追尋什麼蛛絲馬跡?

是我的腦袋控固力,還是那些官的腦袋喝太多毒奶粉變成塑膠腦,
報導上是這麼說的:

台灣醫務管理學會理事長石曜堂說:「我是去北京為了奶粉的事情要跟對方進行交換意見、交流去了解,我現在能講的就是這樣。」

蕭美玲長表示,最重要的就是建立一個兩岸即時通報系統,讓黑心食品可以第一時間內遠離消費者。

在相關報導裡指出,三鹿集團在今年3月就接到消費者的投訴。根據三鹿集團內部的調查報告顯示,三鹿集團從8月1日開始就已經知曉奶粉受污染,但直到9月11才公佈。

如果這些相關屬實,這一場『考察』的意義在哪裡?真的有那麼天真的官員認為可以建立一個兩岸即時通報系統,讓黑心食品可以第一時間內遠離消費者。

我非常不肯定,是我對中共太沒信心,還是台灣自從換了總統之後,
手下換了一群跟老闆一樣不需要使用大腦的牲畜。

 


 

妙的是,從事發至今,這些官僚單位全面鬼打牆,誰也不認錯,誰也不正面回應,
說起話來語帶玄機,做起事來似是而非,完全看不明白這些人的行徑,

彷彿看不出來,台灣整個島因為毒奶粉影響層面太廣,每個人都已經恐慌起來,
雖然我們都知道這個國家偉大的先生非常的沒三小路用,
但是身為這個島國的位置最高的...好吧~我還是用『先生』,
好像應該要出來講幾句話,安撫民心,
就算絕大多數的民眾已經對這位沒用的先生ㄘㄟˋ心,
至少我是認為,既然有七百多萬投票選他的人,就應該要有七百萬人支持他。

 

可這些官僚們,兩張嘴各說各話,
草草的發派了一位官僚下台,隨即補上另一位繼續鬼話連篇,
今天零檢出,明天未檢出,後天零檢出是外行話。

 

自己知道政府機關定義標準的『食品工業研究所』儀器沒有一般民間來的精密也就罷了,偏偏還『假聰明』在最風聲鶴唳的時候大聲嚷嚷,號召天下『食品工業研究所的儀器精密度不夠!三聚氰胺檢驗值低於2.5ppm檢測不出。』
民間檢驗單位都可以在0.05ppm以下,堂堂一個政府公證檢驗單位竟然跟人家差了快百倍?

鬼話一出,誰會管你ppm的單位是多麼微小,誰會管你多喝水就會排掉,誰會管你事後澄清這樣的檢驗值對一個人體危害的程度是如何,大家聽到的訊息只有『吃到三聚氰胺,會腎結石甚至死亡』,至於其他的重點是什麼?鬼才理你。(我們姑且不論自爆政府公證單位檢驗工具落後於民間是不是好事。)政府無能,擴大了民眾對奶製品的恐慌,造成的經濟和社會影響持續擴大,一延燒竟然燒了快要一個月,本公司美國總部看到台灣政府的政策走勢,根本不想理會,直說台灣的決策者做事不經思索,太離譜。

 

更酷的是,偉大的馬總統,不說話就是不說話;行政院長,不喝奶就是不喝奶。

當大家都知道,你政府公證單位『未檢出』的數據有疑義,誰還會相信你的標準值?
總統跟行政院長都沒有勇氣為自己的決策下的產物背書,
民眾又為什麼要相信政府?

被整到的企業只好自認倒楣,貨品上上下下,每分鐘落差數百萬的損失,
簡單的決策讓這群笨蛋搞的搖擺不定,而且是搖搖欲墜,
請問因為政府錯誤的決策,讓企業蒙受損失,按照法律規定是不是可以申請國賠?
如果這幾家大廠(公司)用每分鐘的營利申請國賠,要花多少納稅人的錢賠?

這兩天國際間開始對三聚氰胺訂出標準數據,衛生署說『我們要和國際接軌』,
某國標準值5ppm,某國標準值2.5ppm,所以台灣訂出2.5ppm是合理的,也不會對人體造成危害。 

開始有人認定,那個被搞下台的官員很倒楣,目前台灣規範的標準是世界上最嚴格的,
但換個方式說,這些制訂出標準的國家,本身幾乎都產乳,
也就是說他們不像台灣,大多仰賴進口乳品(就算有也絕對不大。)

這些國家目前自產乳品檢驗出來的三聚氰胺含量為0,
未來是2.5ppm,50ppm這類的數據機率並不大,
進口的奶粉檢驗值在這個範圍內,對這些國家真正的影響微乎其微,
最了不起的情況,就是本國人幾乎都會買進口奶類製品,有沒有可能?

台灣現在不就開始回歸到MIT了嗎?

但我還是得說,台灣人是健忘的,中國大陸的黑心產品一直以來沒有少過,
但台灣人記得過嗎?記得多久?
這次的事件之所以引起軒然大波,除了問題是發生在以乳品為主食的嬰兒身上,
並且導致嬰兒致死外,其實在台灣引爆的最大因素是無能的政府,
如果不是政府搞砸這一切,根據以往的經驗事情過了半年,也許不需要半年,大家就遺忘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ecivilize 的頭像
decivilize

七赤五扒

deciviliz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