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小葉先說話:

因為住所沒電視,我很少看電視,針對偶像劇大篇幅的整理過那麼多篇文章更不可能(因為懶),痞子英雄大概是首例,
我願意這麼做單純是因為看到有願意突破窘境的先驅導演,看到現階段台劇的模式,,願意做些什麼首創之舉,
最近吃午餐的時候看到郝背背的兒子出現在某個廣告上,告訴大家台北市也歡迎大家拍戲之類的,
事實上,我忍不住發笑,因為痞子英雄做出了這樣壯觀又為高雄市提升了國際知名度的戲劇,
一直以首善之都為傲的台北,竟然在這一方面『輸』給高雄,怎麼可以!!
就算我是台北的女兒,我都會嗤之以鼻的大笑,你台北市想做出這樣的水準,還有得磨咧!

公視一直都願意支持優質內容的作品呈現,先前卻因為政治力因素,
搞的內部員工領不到薪水,還意圖以政治力左右媒體,
就算很少,我們還是需要一個『比較』清新的媒體,讓民眾沒有那麼多的負擔,公視有很多好的優質的節目。

蔡導也證明,想要最好,不是沒可能,只要有心,願意先付出,沒有什麼不能做的!

台灣也可以做出本土自製的好片,

相較於今年得到輔導金的「浪漫滿屋」擺明翻拍韓劇,但新聞局高畫質輔導金補助要點,
提案單位企劃案必須「富創意、人文素養、社會關懷,還能在劇中呈現台灣之美,適合國內外推廣行銷」,
在鼓勵劇本原創、富創意部分交給韓劇?台灣是沒人才了,還是新聞局被買了?

我知道之前很多翻拍日劇的也拿到輔導金,但是我就是要說,那些拿到輔導金拍的日劇,
哪一部拍出台灣之美了?!如果都沒辦法拍出台灣之美,好歹也給台灣自己原創的劇本一點鼓勵呀!
已經發生那麼多次,還老是吃裡扒外,
而且那幾部我還真的都只有聽過,吃飯的時候看過幾十分鐘,完全沒有多看下去的意圖


2009年六月的某個星期天清晨,打開電視想要看有沒有王建民的球賽,不料,卻在公視看到了《痞子英雄》的影集,兩個小時,一氣呵成,有些意外,主要是好看,而且演員都很會演,運鏡極細,結構緊湊,打聽之下,才發現《痞子英雄》已是2009年最發燒的台灣電視劇了。

從專業眼光來看,《痞子英雄》還有很多可以琢磨的空間,但是就企圖和執行力而言,《痞子英雄》至少實踐了擁抱觀眾,給觀眾好戲的基本功能,那,不應該是奢求,卻是我們很少從台灣電視上得到的樂趣。於是我找到了《痞子英雄》的監製兼導演蔡岳勳,完成了以下採訪,文章頗長,今天的自由時報刊出的是節本,本文也只是部份全文,還有些內容,以後得空再補了。

前言

二○○八年,一部《海角七號》凝聚了台灣人的夢想與歡笑,也帶動了南台灣的海角之旅風潮;二○○九年,一齣電視劇《痞子英雄》吸引了百萬台灣民眾準時守候在電視機前觀看,收視率打破了公視開台十年的紀錄。

「這是台灣電視嗎?怎麼這麼敢花錢?」、「這是高雄嗎?高雄怎麼這麼美?」類似的讚歎聲不絕於耳,新一波的《痞子英雄》高雄觀光潮,從女配角雷慕沙的激情房間、壯觀的八五大樓到媒體科技園區,都成為網路上熱烈討論的話題…。以前拍完一齣戲都會閉門痛哭的導演蔡岳勳,這回卻不再怨懟,因為他在高雄實踐了夢想,也看見了台灣影視創作的春天。

問:公共電視以前專拍文學大戲,投資了強調政治陰謀與槍戰動作的《痞子英雄》,卻也創下了公視開台紀錄,你怎麼看待這種轉變?

答:當初公視找我,就強調要吸引年輕人,如今收視破紀錄,網友擠爆留言版,當然是件好事。因為各國的國家電視台影響力都很大,台灣需要急起直追。

但我更在意的是,只要在雅虎入口網站上打出「痞子英雄」的關鍵字,四月中大約只有六百萬筆資料,如今的三千三百萬筆,代表大家都在討論《痞子英雄》。以商業模式激發觀眾熱情,才能壯大台灣影視產業。

問:可是最初並沒有人敢投資《痞子英雄》,為什麼?

答:因為人們一聽說我要拍警匪戲,就說我:「神經病,台灣怎麼拍得出來?」一聽我要搶捷運、玩海上槍戰,還要把麥當勞給炸掉,更直接罵我是瘋子。解嚴之前,台灣人拍電影礙手礙腳,可以怪罪外在限制太多,如今拍戲卻越拍規模越小,卻是創作者自己綁綑了內心,不敢有夢,就只能保守拍小戲,沒有規模,就只能原地踏步。台灣電視劇一直侷限在校園或男歡女愛的小兒女愛情,不敢去碰警匪類型,就是因為太花錢嘛,惡性循環之下,技術全面萎縮,就更不敢想了。

bw-002 

問:台灣電視劇的平均製作成本大約一分鐘一萬五,《痞子英雄》卻達到一分鐘接近七萬元,為什麼敢這樣拍?

答:敢,是因為有明星,有海外市場。

拍《流星花園》時每集成本只有六十七萬,捧紅了F4,有了海外市場做靠山,才可以逐漸增加,《白色巨塔》每集二百八十萬,這次再增加到四百萬,因為《痞子英雄》是警匪動作影集,槍戰和爆破場面都不可少,例如每顆手槍子彈就要價一.五美元,步槍子彈是三美元,捨不得花錢,就不要拍了,要大場面,錢就省不得,正因為敢拚,才讓大家看到了完全不一樣的國產電視劇。

問:什麼動機讓你願意不惜血本去拚鬥?

答:我也常這樣問自己,答案可能是一種動物本能,想要去挑戰自己沒做過,或者做不到的事。你只要常看歐美日韓電視影集,就可以看見世界上有那麼多人可以拍得那麼好,我們不能裝做沒看見,台灣電視劇只有走出台灣,邁進亞洲,才可能擴大投資,題材才會遼闊。

bw003 

問:市場不大,成本太低,導致台灣電視劇一向只能土法煉鋼,因陋就簡,你肯花錢向香港借將,才改變了全劇的視聽效果?

答:是的,技術不夠,就要虛心請教,找到技術高手,不但效果好,也可以開眼界。我找了在香港擁有槍械執照的寶力公司支援,他們的爆破隊都是高手,警匪片常見有打成馬蜂窩式的汽車中彈場景,一般人總以為安排彈著點和火藥即可,他們卻是先問你要多少發彈孔,要打成什麼模樣?得到明確答案後,他們就先在車皮上鑽出所有彈孔,確認無疑後,全車送去鈑金後再接上火藥上陣拍戲,非常專業和精準,我花了大約八百萬學到了技術,也留下了技術,也願意無私地分享給台灣工作人員。

問:《痞子英雄》拍出了高雄的美麗與進步,你是怎麼折衝完成的?

答:沒有高雄市的支持與在地人的熱情,《痞子英雄》絕對拍不出來。最初只是想南下高雄商借捷運列車拍攝劫車戲,到了高雄後,才發覺四處都是熱帶海洋城市的進步感覺,不再是我小時候想像的模樣,海洋城市的創作概念就此成形,也獲得當時的新聞處長史哲大力支持,他主動召集了高雄市各局處官員會商,強調會議結論就等於跑文,只要官員點頭就算OK,日後再補行公文,當場逐一解答我的拍片需求,這種行政效率確實罕見。

問:台灣許多城市想要透過影視創作開啟城市行銷模式,怎麼做才有效?

答:高雄市政府特別指派了兩位老高雄官員協助拍攝,他們知道那裡最美,能以最快速度找出了最佳場景,從封街、出海到直升機起降,要什麼有什麼,要搶捷運列車,就乾脆給我們整節列車…,他們經常掛在嘴上的一句話就是:「頭都洗了,只好潦落去!」

好萊塢動作名片《不可能的任務》中那場膾炙人口的高速火車特效戲,是在攝影棚裡搭景,結合特效完成的,我們沒有棚,亦沒有特效本事,只能實拍,高雄捷運局不但提供機房,還有整節列車讓我們在捷運停駛的晚上空檔來拍。

不但官方熱情,國城建設「高雄軟體科技園區」甚至慨然出借一層樓充做警局南區分局的辦公室。

沒有特技,不能造景,只能利用實景來拍攝,但是我們得到的奧援根本無法估算,政府支持產業的立場非常重要,我原本只打算在高雄拍四成戲的,結果,九十%的戲都在拍。因為我充分感受到高雄市政府支持影視產業的決心,以後《痞子英雄》每到海外宣傳一次,我們一定要附帶宣傳高雄,邀請影迷都來高雄玩,重遊《痞子英雄》場景,讓城市行銷的功能發揮極致。

問:高雄市政府開啟了行動支持產業,結合城市行銷的良好模式,除此之外,你對政府支援還有什麼期待?

答:政府一直提倡異業結合,但是卻嚴禁帶出產行的品牌與符號,既要人家支持贊助,卻不願人家品牌亮相,就是矛盾的政策,現代汽車支持韓劇到巴黎拍攝,目的就是要讓現代汽車亮相,兩相蒙利,但是《痞子英雄》卻得要把所有產品名稱和招牌的標籤全都拔掉或者馬賽克化,例如主角喝台啤,卻不能有台灣啤酒的品牌名稱亮相,礙手礙腳的結果,就是導致贊助廠商一一退出,當初的法令或許是擔心綜藝節目廣告化,卻拖累了戲劇創意,讓置入性行銷完全使不上力,這些過時的法令與思維,有必要重新檢討改進。觀光局可以投資拍攝《在這裡發現愛》,電視劇是直接侵入觀眾家庭的,影響力何其大,韓劇的大受歡迎也帶動了韓國文化的風行。

問:你開啟的合作模式,其他人也可以比照享用嗎?

答:高雄市已經成立了拍片支援中心,還匯整了可以拍片的景照,還有聯絡對話窗口,提供任何人使用,《痞子英雄》只是善用地理和天文條件創造了自己的魅力,我覺得高雄市可以利用天候和土地的優勢,發展成專業拍片中心,把影棚蓋在海邊,甚至還可以在港邊蓋一個海景攝影棚,深入海底拍攝海底戲,結合環球影城的概念,把高雄港變成影視文化的創作重鎮,也成為觀光旅遊的勝景,中國很多多影城,但是場景偏古代,那是他們的強項,復古的技術能力很強,但是現代化的現代戲現代景都沒有,高雄就可以發展成為現代科技集中的現代影視城。

問:在台灣的影視環境中想要堅持原則並不容易,你曾經徬徨或迷失嗎

答:沒有徬徨,只有挫折與掙扎。

很多人認為我是神經病,愛找麻煩,很難搞,不停地與體制、環境和工作人員衝突。直到有一回去了日本富士電視台觀摩《神探伽利略》的拍攝作業,才發覺自己在台灣被視為神經病,到了日本卻成了正常人,因為現場的所有工作人員對事情的要求、認真與付出比我更有過之而無不及。他們的硬體與技術,我們只要有錢一定追得上,但是自動投入的專注態度,我們卻距離好遙遠。

bw-005 

問:回首來時路,你最自傲的堅持是什麼?

答:品質。

品質是最重要的元素,例如《流星花園》的執行製作只想找一百二十坪的房子,傳統觀念上這樣的場景已經夠大了,但是我不接受,一個富可敵國,連國家都畏懼的財團,區區一百二十坪的房子那有那種氣勢?在幾乎翻臉的情況下,製片妥協,最後我們用了高爾夫球場的豪華中心做外觀,再找有游泳池和三溫暖的豪華招待所及會所來連接成一個大財團的氣魄,創造出一個台灣並不存在,卻有充分說服力的視覺場景。《白色巨塔》的醫院同樣也是用了七個場景拚組而成。

當初,《流星花園》雖然打開了海外通路,卻因為大家一窩蜂搶拍,品質不一,華語電視劇熱潮很快就退燒,大家痛定思痛後認為精緻是唯一可走的路,趁這次《白色巨塔》又打開了日本NHK的一線門縫,也獲得上海和東南亞市場的支持,讓我更堅定要好好做一檔戲。因為想要構建亞洲市場,首先就要有商業力,未來才能想做任何事都能去做。

問:《痞子英雄》重用台灣演員,也捧紅了趙又廷和陳意涵、隋棠等新人,你的堅持是什麼?

答:我們站在台灣,就要創造出自己的特色,才會被人重視和看見。才會被人重視和看見,日本一集電視劇的預算達到1500萬,中國的大戲亦有600-700萬,我們羨慕那個資金,但是我能夠持續拍片,主要就是因為我們持續在創造明星,有了F4,亞洲市場就無往不利,有明星才能創造巨大市場,才能集資實踐更多的夢想,看慣大場面好戲的外國人會青睞台灣戲,主要就是要看明星,只要戲真的好看,市場就會越滾越大。

問:你需要明星,卻也成功改造了「仔仔」,你怎麼做到的?

答:創新是門大學問,我的做法是先找到絕對適合的人選,創造讓他能夠完全發揮的環境,例如仔仔周渝民,我就發現了他體內其實很有痞子味道,根本不是以前一直刻意營造的憂鬱小生模樣,於是為他量身打造劇本,激發他靈魂中的痞子氣質,演員煥然一新了,觀眾的討論就更熱烈了。

所有戲劇的投資,最終還是演員得利。一旦戲好看了,觀眾就會感動,就會喜歡角色,進而接受明星表演。電視雖然只是個小框框,但是其中每一件事物都有人關切和注意,越做得精準、精密和精緻,觀眾的回應就越熱情。如果一個畫面有上百個破綻,觀眾一眼看穿了,絕對不會投入,就會留在電視機外頭,退回沙發上,戲就毀了。

問:總結《痞子英雄》的工作心得?

答:很多人都好奇畫面何以拍得那麼美?其實,那全靠高雄陽光充足,海景豐富,建築新穎,幅員又大,根本無需特效,我原本就有七十集的劇本構想,電影版要接著第一季的內容走下去,但是日後新搭的景我都要留給高雄做影視城的場景,可以拍戲,可以觀光,那是我對高雄唯一能做的感恩回饋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ecivilize 的頭像
decivilize

七赤五扒

deciviliz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