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三篇新聞很妙,有種鬼打牆的錯覺,要不是市府自己先搞得人個分裂,就是民眾被搞得腦袋一片混亂,

誰可以說清楚講明白,也許我可以認同樂X建設沒有綁架市府..........

文林苑心戰喊話同意戶叫學生快回家

樂揚建設工人今(27)日上午進入文林苑基地進行清理與圍籬補強,都更同意戶也用大聲公向聲援王家的學生喊話,強調學生佔據建商土地是違法行為,呼籲學生家長把學生帶回家,也要求學生趕快回家,不要讓家裡擔心。

同意戶謝小姐拿著大聲公說:「他們(王家)侵占的地方是我們每個住戶的地方,因為你們是違法的,希望你們(學生)回家,各位鄉親要是看電視認出是誰家的小孩,請他們家長把他們帶回去,因為他們是違法的。」

目前工人仍在進行圍籬補強作業,但原本清運殘骸的動作已遭學生阻止。建商並在王家組合屋後方搭建大型帳篷,並掛上「家被侵占第28天」、「自己的家園自己守護」、「不要侵占我們的土地」等標語,訴求王家及聲援學生還地給建商。

其實我覺得這次最倒楣的莫過於這36戶的同意戶,建商依循著過去的模式,以為老百姓最後都不得不屈服於政府財團的司法暴力多數決的暴力之下;市府、議員按照舊有的思維,認定那些不懂法律的人都是我把你們當人看的死老百姓,多派一些警察,我報一些負面報導,抹黑抹得多一點,事實說的少一點,軍事化行動、高壓強制就可以處理掉負面聲浪。加上過去那種少數服從多數,最後也因為壓力不得不屈服的情況,一定可以成功。

且看同意戶謝小姐的喊話,就知道她()確實不懂,王家的土地依舊是王家的,王家沒有強佔任何人的地方,只要經過王家的人同意,誰違法顯而易見?

市政府都一而在再而三的表示,土地是王家的,卻被同意戶們一直誤解是建商的土地,難怪不斷對王家和學生施壓。

每一個人都必須認知,不要認為現在社會版上的這些新聞都跟自己無關,當你意識到跟自己有關的時候,都已經權益受損。

建商夜襲王家爆衝突北市:屬私權糾紛不介入

文林苑都更爭議,樂揚建設今天(二十六號)凌晨,派上百名工人,進到王家土地周邊施工,架設圍籬,對於樂揚建設,與王家、聲援民眾再爆衝突,北市都發局副局長邊子樹回應,王家自設的組合屋,沒有經申請,應屬違建,但文林苑案屬異議人王家、與承造人樂揚建設的私權糾紛,北市府不會介入(林麗玉報導)

 

文林苑案爭議持續延燒,王家在老家土地上,自建組合屋後,二十六號凌晨,樂揚建設派上百名工人,進到王家土地周邊架設圍籬,甚至還有兩架推土機進度工地夜間施工,一度與聲援民眾爆發衝突,而對於文林苑案爭議,王家與樂揚建設再度衝突,北市都發局副局長邊子樹表示,文林苑案爭議,是王家與承造人樂揚建設私權的糾紛,建管處研議結果,應該循司法途徑解決,北市府不會介入。

副局長邊子樹說,依照建築法相關規定,申請相關建物都需要申請建築許可,王家自建組合屋,因為沒有許可,基本上應該屬違建。而對於樂揚建設夜間施工是否違法?北市建管處主秘高文婷說,因為建築法令夜間施工是正面列舉工項,推土機整地不在禁止之列。建管處主秘高文婷說,工地不得半夜施工,是指不能施做連續壁、敲打、基樁等會產生噪音震動的工法,推土機整地不在禁止之列,所以建商樂揚建設半夜整地,應該不在禁止之列。

搞不清楚狀況或認定王家違法的人一定對我上一篇寫的不能接受,那來看看這一篇,王家自行建造組合屋屬違建(因為王家沒有取得施工證明,但是他們家合法的房子又是被建商挾持市府拆掉的,到目前為止又死不願意把人家房子蓋回來,現在組合屋是違建怎麼辦?),但文林苑爭議屬王家與營建人私權糾紛,市府不介入。

這句話很有趣,拆房子的時候屬公權力,因為法律規定(都更法),現在三更半夜派了上百個黑衣人開著怪手山貓施工,這個情況又成了私權糾紛。

最奇妙的是最後一段,工地不得半夜施工,是指不能施做連續壁、敲打、基樁等會產生噪音震動的工法,推土機整地不在禁止之列,所以建商樂揚建設半夜整地,應該不在禁止之列。….不知道有沒有人早上被隔壁施工時的,推土機移動所發出的聲音和震動困擾過,夜闌人靜的凌晨時分,建管處的高姓主秘竟然說應該不在禁止範圍,環保署都可以因為噪音開罰,建管處主秘講出這樣的話恰當嗎?

 

士林王家入厝組合屋北市府︰屬違建

聲援士林文林苑王家的台灣都市更新受害者聯盟在原址蓋起組合屋,昨由地主王楊玉美依傳統習俗「入厝」住進九坪大臨時屋,但市政府都發局副局長邊子樹表示,施設任何建築物,都須申請建築許可,未經許可,就是非合法建物,「王家組合屋性質上應屬違建」。

聯盟前天在臉書PO文,三月二十八日北市府迫遷王家的行為即將滿月,為了回應市政府的無效率,士林王家匯集了老、中、青三代的努力,自行設計、監造、施工,在王家原址蓋起了組合屋,廿六日下午兩點將辦入厝。

同意都更的原住戶聞訊提前動員反制,於昨天凌晨與樂揚建設數十人駕駛小山貓、推土機大軍壓陣,要將工地範圍封起來,雙方一度發生拉扯,警方到場戒護,對峙三小時後,工人象徵性開挖後離去。

八十幾歲的王楊玉美說,距離祖厝重建雖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如今組合屋可暫時讓守護王家的學生們遮風蔽雨,希望樂揚不要再來打擾。家族成員王瑞霙則認為,組合屋的位置產權仍屬於王家,建商一再干擾只會激起守護王家的所有人更強烈的抵抗。

王瑞霙並發表三項公開聲明,訴求原地重建;成立專案小組、引進NGO重審爭議;拒絕密室協商,以公平公正公開的原則創造三方會談。

「如果政府不敢得罪建商,讓我們來」聯盟理事長彭龍三直批郝市府懦弱無能,並呼籲市府不要放任樂揚建設持續對立,應立即提出具體解決方案。停止所有都市更新案的申請、審理,檢討現行法規與制度的缺失。都市更新回歸都市計畫法之下,不要成為超越都市計畫圖利建商建物改建的法規。

正當聲援者歡喜有個臨時的家,媒體在市長郝龍斌視察萬樂出租國宅立面改善工程的場合,追問樂揚施設圍籬是否違法,市府會不會介入協調等,郝龍斌則迴避採訪,指派邊子樹回應。

邊子樹表示,事涉異議人王家與承造人樂揚建設之間的私權糾紛,都發局、建管處研議結果,認為應循司法途徑解決,市府不會介入。該處為已申請建築執照的基地,組合屋不是樂揚申請搭建工寮或樣品屋,不是屬於申請許可的建築物,而施工應有呈送施工計畫書,其中有無施工時間的限制,會請建管處再行了解。

邊子樹一直以來我都對他說覺得他的腦袋和邏輯有問題,一邊說是私權,一邊又說樂揚取得該地的建築執照。

按照這個理論就是,我家想要改建,剛好看上隔壁邊子樹和郝龍斌的透天厝(我不知道邊子樹有沒有透天厝,就假裝有吧!),所以拜託市政府把他們兩位的房子都拆了,然後我申請完建造,只有我可以蓋房子,邊子樹和郝龍斌要蓋房子還要經過我同意。我真的有點混淆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ecivilize 的頭像
decivilize

七赤五扒

strang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