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國四二六的人數多到爆炸,基本上這是一個就算你不會說英文,

也可以在這裡過得很好的城市,亞洲移民佔移民總人數的一半,這些亞洲移民人口中有超過一半可以說mandarin,

而且事實上北國確實有很大的人口數的移民完全不會說英文昨天上課的時候老師說82%!!!!

該死的四二六這幾年人口數爆增,上學每天懶得跟這些四二六周旋,所以我壓根兒沒打算跟他們交朋友,

老娘雖然看起來溫和無害,但實際上的個性不好,假面具帶不了太久,

不用多時就原形畢露,無法表現出虛偽的友好假象,

大部分的中國小朋友日子久了,也不太來招惹我,除了幾個白目鬼和一直不知道在對我友好什麼的死小孩,

Harry是白目鬼之最,一天到晚不來上課,來了跟鬼一樣,超沒有存在感的,

不來上課的理由總歸一句就是爬不起來,到底是怎樣才可以每天都爬不起來上十點二十分的課!!!!!

久了同學們開始不太搭理,就變成....生病、腳受傷、頭痛,最好比別人多背一個氧氣筒,塊頭又是人家的兩倍,身體那麼虛。

上禮拜在校門口把我攔下來,用mandarin問我作業的問題,我總覺得我臉上應該寫著"老娘告訴你我就是神經病"

他可憐兮兮的說,因為腳受傷所以沒辦法來上課,

我冷冷的說~But teacher gave us on Tuesday.  Today is Friday.

他說~啊!我沒拿到耶! (幹你老母咧!靈魂來囉?你拿到才有鬼啦!)

我繼續淡淡的跟他說~ You can ask Brain. 轉身要走還被攔下來多問了幾個問題。

但我已經失去耐性,非常沒禮貌的白了他兩眼離開。

speaking & listening班上的中國男生,在我情緒最差的那天拿出台共問題,

被我狠狠的噱了一頓,老娘完全沒在客氣,他還白目的問了你是死忠的民進黨喔!

我說~你傻囉!現在台灣只有國民黨跟民進黨嗎?其他有腦的人都不是人囉!我就台獨基本教義派,管他哪一黨,不跟你們一國我就是哪一黨啦!

他們顯然突然被我嚇到,呼嚕呼嚕的不知道說了什麼,台灣同學說我情緒不好趕緊制止他,

從那天起,他再也沒有提起兩岸問題,某天開玩笑講了一句"某某茶,明明罐身上寫Chain, Taipei"

我才抬起頭眉毛都還沒挑,他趕忙伸手揮了好幾下~"沒有沒有開玩笑,我說錯話。"

老實說那天我心情還不錯,並沒有想找人吵架,最近他對我說~"妳生氣好可怕喔!平常看起來人很好,但是生氣我覺得你會拿刀砍我。" 搞得我哭笑不得。

但也從那時候開始,跟他混在一起的中國學生,真的不太會在我面前挑釁兩岸問題,

四二六到底是怕壞人的,太軟弱就是被當智障,得寸進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ecivilize 的頭像
decivilize

七赤五扒

deciviliz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