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不太願意去看這樣的新聞,那是很恐怖的回憶,
每次,這樣的新聞太多的敘述,都會讓我好幾天做噩夢,
連那個已經過了好久的位置,都好像又痛起來!

雖然我現在叛逆又沒氣質,態度惡劣又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傢伙,
但小學的我雖然恰北北,卻還算是個安靜乖巧又品學兼優的小公主,
在那件事情發生之前,我從來也沒被老師打過,

一堂在科任教室上的自然課,莫名其妙的我被老師用掃把柄粗的棍子打了,
一棍打在我的臉上,左側的臉頰至脖子立刻顯現一道粗粗的痕跡,
紅腫瘀青還在著血絲,不用問我有沒有哭,那一瞬間我的眼淚根本沒有辦法控制。

旁邊的男生跳起來,對老師大吼,"又不是她在講話!是我啦!我們啦!"
同一桌的同學到底怎麼樣,我不記得了!大概是驚慌失措起來吧!

那個有點年紀的男老師,面對學生沒禮貌至極,突然拿起旁邊的椅子砸過來,
我也不記得到後來我怎麼逃過那張椅子(應該是哪個同學把我拉走還是被推開之類的),
但我永遠記得那個在我旁邊落下來的椅子裂開的樣子!
從此以後,那堂課我永遠被那位同學安排坐在最靠近牆角,離老師最遠的位置。

還記得當時老師知道打錯人的時候說,
"妳是組長,妳的組員講話妳沒有制止,所以活該挨打。"


一樣是小學,又大一點的年紀,開始叛逆的前期,換了一個年輕女導師,
我旁邊(或是前面,我記不清楚了!)有個和這次新聞事件很類似的學生,
他一直是班上的問題人物,沒有人喜歡他,也沒有人願意坐在他附近,
之所以是我,只不過是因為他還算可以跟我和平共處,
但那傢伙的情緒不定期發作,我還得躲得遠遠的,免得他抓狂亂拉人衣服什麼的。

年輕女老師很愛考試,隨股票高低起伏而變的情緒很難控制,
那個同學每次都會在老師情緒不好的時候挑釁,
罵髒話、嗆老師、大吼大叫,跟新聞事件裡的那個學生真的沒什麼兩樣(我很想掐死他),
女老師總是會被那傢伙煽動,歇斯底里的大叫,拿東西亂打,
叫他到後面罰站,收拾書包去外面坐之類的事情,
整整兩年,就在這樣不定時發生的現象中,我不會忘記那同學的長相,還有女老師歇斯底里的咆哮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ecivilize 的頭像
decivilize

七赤五扒

deciviliz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